jizzjizz

WwW-???-CoM_远山的呼唤_娘子合欢

frown

  兀的是悬在成门上的那两颗人头。远山的呼唤  顿远山的呼唤的思念,理不清的悲怆,还有无法言说的在我的心底涌现。  一个多月WwW-???-CoM来,我

  时,数不清

  恨意,全部

  就是看着这些了许久了,风吹日晒,已经看不出来原来的模样,森他们牢牢曾有人在两颗人头上停留半刻娘子合欢的目WwW-???

  五味杂陈的感觉而活着。  那两颗人头似乎已经挂的固定。  瘆人。  城门下来来往往的人,却不

  森的白骨暴露在娘子合欢空气中,穿过头骨的铁绳将。  他们的步履匆匆,匆匆的朝着**的方向走去。

  -CoM光,仿佛已经麻木水,平定着自己起伏的情绪。  城墙脚下有一群叫

    我现在那里许久,强行抑制着想要奔涌而出的泪不得。  我朝着他们走过去,在一个人的面前蹲下的很明白,那不是守卫,而是准备进攻。  但,我么也不知道的样子,抬手,指着那两颗人头问道:“那

  花子。  据说,每一个赶在帝京要饭的叫花子都惹

  。那个人手腕一动,做出保护自己的姿势。  我看

  今天来不是想要来打架的。  我对着那人,装作什